全球疫情数据出现“乌龙”关于“霍普金斯大数据”你是否还有很多问号?

北京时间14日7时左右,美国约翰斯·霍普金斯大学新冠肺炎疫情数据闹出“乌龙”。

根据该网站的数据,截至北京时间4月14日早5点31分,美国新冠肺炎累计确诊病例为577307例。而1个多小时后,7点15分数据显示,美国累计确诊数突增10万多例,达682619例,这也让全球累计确诊病例数突破200万。

据观察者网报道,“美国1个多小时内新增10万例”的背后,是横向对比CNN新闻网、《纽约时报》、WorldMeters数据可以发现,佛罗里达州累计确诊数大概在2万左右。

约翰斯·霍普金斯大学随后也发表声明称,数据达到200万是因为,团队“ 发现美国佛罗里达州的数据出现异常,导致把数据从19985例算高致123019例。目前这一数字已被更正。”

目前,约翰斯·霍普金斯大学官网已更正数据,最新数据显示美国累计病例仍为58万例左右,全球累计确诊数并未破200万。

随着疫情在全球蔓延,多国主流媒体或政府卫生部门在进行疫情更新发布时,都在引用美国约翰斯·霍普金斯大学的疫情数据更新图。

很多人都有疑问,绝大多数的国家和地区都由政府机构统一公布数据,但是在美国,为什么不是美国疾控中心公布数据(CDC),而采纳约翰斯·霍普金斯公布的数据。

这是因为,美国疾控中心网站3月3日发布消息称,停止公布检测人数等相关数据,理由是随着各州检测数量的增加,这些数据由各州自行统计,全国数据不具有代表性。

随后,美国各大媒体,如CNN、美联社、今日美国网站、《国会山报》、CBS等,都开始参照霍普金斯大学发布的实时数据进行新闻报道,全球媒体引用霍普金斯大学疫情数据的也越来越多。

那么这个可视化实时数据发布项目的开发者是谁呢?约翰斯·霍普金斯大学土木工程系副教授Lauren Gardner博士和她的两位中国博士生一起开发了这个可视化、可交互的全球疫情地图。

据悉,约翰斯·霍普金斯大学的数据来自世界卫生组织以及中、美、欧的疾控中心等国际与地区公共卫生组织与部门,并会参考地方媒体报道和其他数据平台。

经过多次比较发现,来自霍普金斯大学的数据似乎和世卫组织数据并不完全一致,而且差别还不小。

例如:搜索世卫组织官网发现,截至北京时间4月13日16点,全球累计确诊数为1773084例。

而按照霍普金斯大学公布的数据,截至北京时间4月13日5点,全球累计确诊就已经超过190万例,比11小时后的世卫组织数据还多出10万多。

要搞清楚这个问题,我们首先要明白霍普金斯大学数据以及世卫组织数据的来源。

世卫组织的数据是怎么收集的呢?世卫组织是众多联合国特别机构中,拥有地区分支最多的组织。据官网介绍,它既有在日内瓦的总部,还有六个区域办事处,150个国家办事处,194个会员国,全球现有7000多名工作人员。于是各种数据,包括重大传染病疫情监控数据可通过层层上报统计出来。

早在1月22日,霍普金斯大学数据就已诞生。该校的系统科学与工程中心就制作了“全球新冠病毒扩散地图”,最初的数据来自世界卫生组织、美国疾控中心、站、BNO通讯社以及各国政府和卫生部门,并将疫情通过可视化方式向公众展示。

据霍普金斯疫情地图网页介绍,1月22日至31日,霍普金斯大学的数据收集完全靠手动进行,每天早晚分别公布一次。随着疫情发展,手动更新已变得不可持续,于是从2月1日开始采用半自动化的实时数据流。

得益于手动收集与自动更新相结合的发布方式,相较于官方和部分媒体每日公布一次的方式,约翰斯·霍普金斯大学的数据基本实现了实时更新。

霍普金斯大学项目团队2月19日在《柳叶刀》杂志发表了一篇介绍文章,对比了约翰·霍普金斯大学系统科学与工程中心(CSSE)和世界卫生组织(WHO)的数据报告,发现从1月底到2月初,两者在病例数据上差别不大。但有些不同的是,霍普金斯大学数据在捕获国家或地区首次报告新冠肺炎病例的时间上似乎略早于世卫组织。

另外,据牛津大学创立的“用数据看世界”(Our World in Data)网站3月19日发文称,就美国初期的病例统计而言,世卫组织、欧洲疾控以及霍普金斯的数据几乎是一致的,从3月10日开始,霍普金斯大学的数据明显高于其他两者,原因在于他们参考了“推定阳性病例”的估算。

这一项数据是指由州或地方实验室确认的病例,但未经国家疾控中心证实。而美国疾控中心已经明确指出,各州的病例报告是最新数据。因此约翰·霍普金斯大学的数据相对而言更加实时,也更加准确。

认识上的偏差,叠加技术进步的影响,我国制造业的就业人数逐年下降,制造业“招工难”“用工荒”问题日益凸显。破解“谁来当技术工人”这个难题,需要全社会共同努力、多措并举。

居民购买自测抗原检测的产品不需要备案,一旦自测发现阳性以后,要及时向属地的社区报告。

坚持“动态清零”是我们14亿多人口大国当前务必守住的疫情防线,是对人民至上、生命至上理念最好的践行,也是对国际抗疫的最大的贡献。

2月27日11时06分,中国文昌航天发射场,随着长征八号遥二火箭圆满出征,满载着武大学子航天梦的“启明星一号”微纳卫星顺利起航。这是我国首颗可见光高光谱和夜光多光谱多模式在轨可编程卫星,也是一颗以在校学生为研发主体的微纳卫星。

“共抓大保护,不搞大开发。”绿色发展是宜都化工园从筹建之初就确定的方向。2017年底,宜都启动化工产业转型升级三年行动,高起点、高标准建设宜都化工园。

17日,新疆首个将“风能、光伏、火电、储能”集于一身的多功能清洁能源基地——华电乌鲁木齐100万千瓦风光基地项目开工建设。

据中国卫星导航系统管理办公室消息,经全球连续监测评估系统实测,北斗三号全球卫星导航系统定位导航授时服务全球范围性能指标先进、亚太区域性能更优,“中国的北斗、世界的北斗、一流的北斗”发展理念正一步步变成现实,系统进入持续稳定、快速发展新阶段。

城市地下管线是指城市范围内供水、排水、燃气、热力、电力、通信、广播电视、工业等管线及其附属设施,是保障城市运行的重要基础设施和生命线

科学界往往使用论文的“被引用量”作为衡量其质量的指标。如果论文进入“被引用量”排名前1%,就被认为是质量很高的研究。美国俄亥俄州立大学近日刊文称,2019年中国作者发表的论文中有1.67%位列全球被引用量排名前1%,而美国为1.62%。

浙江省杭州市富阳区的上官乡,自20世纪70年代起,利用当地丰富的毛竹资源生产各类竹质球拍,每年能卖出1亿只,是名副其实的“中国球拍之乡”。

近日,我国文昌航天发射场,长征八号遥二运载火箭点火起飞,国内首颗以茶叶冠名的遥感卫星“安溪铁观音一号”也随之发射成功。

钙钛矿太阳能电池有望提高光电转换效率,但其存在一个最大的缺陷——在阳光的照射下,其性能会随着时间的流逝而退化。

近日,德国分子医学研究中心(MDC)的研究人员发现,纳米结构域构成独立的信号单元是单个细胞可同时处理成百上千个信号的原因。研究人员认为,该研究成果将开辟一个全新的细胞生物学研究领域。相关研究成果发表在最近一期《细胞》杂志上。

澳大利亚研究人员发现了一种对调节受损神经修复至关重要的分子,它可以帮助人们从神经损伤中恢复。这一发现是使用秀丽隐杆线虫进行的。研究发表在《科学进展》上。

英国《自然》杂志网站3月16日刊文指出,2020年12月,中国的嫦娥五号返回器带回了近2公斤月球样品,这些月球岩石引爆了中国科学家的研究热潮,他们正对其开展研究,以揭示月球的进化历史。

受蒲公英利用风来传播种子的启发,美国研究团队开发了一种微型传感器便携装置,当它向地面翻滚时可被风吹走。一旦落地,该装置至少可容纳4个传感器,使用太阳能电池板为其负载电子设备供电,并且可共享最远60米外的传感器数据。

阳春三月,春耕备耕关键时节,走进甘肃省张掖市临泽县平川镇的田间地头,耕地、施肥、保墒、捡拾地膜……处处是农户忙碌的身影。而在每块地中央,一堆堆由牛粪、羊粪、秸秆等发酵的农家肥代替了往年堆成“小山”的袋装化肥。

近日,记者从新疆自然资源与生态环境研究中心获悉,由新疆维吾尔自治区科技厅组织、新疆自然资源与生态环境研究中心牵头承担的“十三五”国家重点研发计划《天山-阿尔泰增生造山带大宗矿产资源基地深部探测技术示范》项目,在新疆天山西段矿物学基础理论研究领域取得突破,发现了新矿物镁高铁角闪石。

“休息一会儿,睁开眼睛,盯住绿点,保持不动,好!”3月17日,一台来自看似平常的眼底相机正在北京同仁医院为受试者检查。

3月17日,中国北斗卫星导航系统重大专项——北斗铁路行业综合应用示范工程项目通过了由中国卫星导航系统管理办公室、国家铁路局共同在北京举办的项目验收评审。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